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澳门银河开户注册 - 澳门银河平台 - 澳门银河游戏开户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国内新闻 >

撇掉些浮泛燥热,为当代话剧点绘“绿色”(2)

时间:2019-08-18 20:00来源:澳门银河平台 作者:澳门银河开户注册 点击:
长达8小时的话剧《如梦之梦》剧照 多年来,剧坛对话剧的本质特征有过多种主张:“冲突说”“情境说”“表演说”“交流说”“介入说”等等。实际上

撇掉些浮泛燥热,为当代话剧点绘“绿色”

  长达8小时的话剧《如梦之梦》剧照

  多年来,剧坛对话剧的本质特征有过多种主张:“冲突说”“情境说”“表演说”“交流说”“介入说”等等。实际上,这些主张并不可能互相隔绝而孤立存在。话剧不能没有戏剧的情境和冲突,也不能没有台上台下的表演、交流与介入。但所有这些,都只能在现场经过观众的“眼入”和“耳入”以后,才可完成审美的“心入”与“脑入”。因而,话剧必须诉诸观众的视听觉,而呈现出戏剧审美的直观性。对话剧这种戏剧的直观文化品格,话剧界有人常常不识“庐山真面目”。这些年,忽而要“淡化”人物和情节,寻求散文式的“空灵”色彩;忽而以为“文学”得不够,倾心于纯文学色彩;忽而也跟着“寻根”,去返归原始色彩;忽而又搞“内心化”,落入主观的“梦幻”色彩。一些话剧越来越玄虚化、抽象化、晦涩化,令观众感到扑朔迷离,观之不解,莫名其妙。

  话剧作为戏剧体和小说作为文学体,这两种样式在叙述和传达方式上是截然不同的。对它们之间的本质区别应作精心研究。我以为,这中间起码有以下相异之处:在结构故事方面,文学不妨娓娓道来,话剧却必须把它“冲突化”;在刻画人物时,文学尽可自由驰骋,话剧只能在细节和情节中全力“动作化”;在交待环境时,文学允许信笔挥洒,话剧则应以假定、幻觉或物化手段“情境化”;在揭示心理时,文学能兼用言传与意会,话剧就得在人物纵横关系的扭结中予以“情感化”;在运用语言时,文学偏于典雅华丽也无碍阅读,话剧不能不注意深入浅出、情趣盎然、朗朗上口而听来“晓畅化”;在推进情节时,文学作者从旁冷静地描述给读者,话剧一定要让演员进入角色而当众“表演化”;在安排布局时,文学的时空自然流动,话剧要求隐藏结局、制造悬念,让观众“饥渴化”;在接受形式上,文学让单个读者经过文字的平面阅览来实现,话剧必须让观众集体目睹全剧在舞台的“立体化”……所有这些,是话剧将历史和生活真实转化成舞台艺术真实的需要,仰赖它所必须特别具备的那种戏剧的直观文化品格。

  当然,话剧不能没有文学性。但在把握话剧的文学性时,应竭力把文学的含蓄性融汇到戏剧的直观性之中,使之表现为文学的戏剧化;却不宜让文学含蓄性吞没了戏剧直观性,而使戏剧文学化。这或许正是话剧能否获得强烈剧场效果的主要原因。

  话剧“绿色”的观赏文化个性,在艺术的欣赏中介和表现形态方面,又特别强调必须恪守自身的审美法则——它应当执着地锤炼语言的情感文化品格。话剧虽然不只是“话”剧,但它的戏剧化的主要手段,却要更多地仰仗那张“嘴巴”。能不能说,话剧是语言的舞台情感艺术呢?在这方面,它颇患过几种至今未能根治的语言情感匮乏症,例如:太“文”,专门选择不利听觉的书面语言;太“洋”,偏爱缺少铿锵节奏的“欧化”冗长句式;太“大”,强加观众腻烦的非剧中需要的豪言壮语;太“假”,惯用与生活相悖的虚妄之语与矫情之腔;太“空”,对话空洞无物和不着边际;太“涩”,佶屈聱牙而艰深难懂;太“旧”,评理式语态和语义都很陈旧;太“土”,使用生僻的方言俚语过多;太“板”,台词缺乏情趣,过于拘谨;太“脏”,滥用有碍审美的詈言骂语。这样的话剧语言,都是舞台情感的束缚、观众接受的障碍。

  为剧场审美开拓一片春意“绿洲”

  语言是话剧观众审美感受的主体媒介,舞台的情感撞击是语言表现的主要形态。话剧应当十分讲究台词的美感传播魅力,加强剧中角色内情外射的动感,注重语言的情感文化品格。这种品格对各种题材、体裁和风格的剧作虽有不同要求,但大体说来,它需要相应让观众听来畅然的“口语感”,便于认知现实与历史的“生活感”,扣人心弦和激发机趣的“幽默感”,力透剧中主要人物个性的“雕塑感”,感受时代和民族精神的“共鸣感”,思索社会与人生的“哲理感”,以及沟通心灵及陶冶情操的“崇高感”。

(责任编辑:澳门银河开户注册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